首页 - 美国就医 - 正文

美国就医

【会诊案例】53岁脑瘤患者

  男53岁,因反复发生的眼部头颅肿物9年,开颅手术7次,伽马刀4次。

  于2003年4月因“右眼球突出一月余”就诊北京某专科医院,经住院检查,诊断“右眼眶占位性病变”,进行“右外眦切开眶深部肿瘤切除术”(第一次手术),术后病理示:小细胞恶性肿瘤。病理标本同时送至多家医院进行会诊,结果不一:包括(右眼眶)外周神经瘤,间叶组织肿瘤(或为血管外皮瘤),低度恶性神经纤维瘤,术后未行辅助性抗肿瘤治疗。之后2004年12月,考虑肿瘤复发, 行开颅肿瘤切除术(第二次手术),术后病理示:胚胎性横纹肌肉瘤,HE染色可见肌母细胞。同时送至多家医院进行病理会诊,结果不一,包括低度恶性外周神经鞘瘤、孤立性纤维性肿瘤、血管外皮细胞瘤、生长活跃的浸袭性纤维瘤病。2005年6月,行“冠切右额开颅右眶尖占位切除术+粒子置入术”(第三次手术)术后诊断:血管外皮细胞瘤复发。

  2007年3月-2009年1月MRI复查示:右侧鞍旁占位性病变。因考虑手术风险,进行伽马刀治疗3次。2009年3月因左侧颈部疼痛,临床诊断右眶球后肿瘤复发,C2-3椎体内左侧占位病变,并行“右额叶占位病变及颈部C2-3 椎管内占位肿瘤切除术”(第四次手术)。

  术后病理示:生长活跃的孤立性纤维性肿瘤,椎管内为纤维增生。2009年9月因右眶后鞍背并眶内肿瘤复发压迫视神经严重影响视力,行“右侧翼点入路进行鞍背肿瘤合并右侧筛窦肿瘤切除术”(第五次手术)。2009年9月30日,再次手术,行“内镜下经鼻肿瘤切除+鼻漏修补术”(第六次手术)。2010年4月PET检查示:脑部肿瘤复发,双肺多发结节,又行第四次伽马刀治疗。同年5月,行“扩大原切口右额开颅颅内肿瘤切除术”(第七次手术)。术后病理示:间变性脑膜瘤。2012年9月,行PET-CT示:颅内多处占位开路肿瘤残存与复发;C1-3 椎管内肿瘤残存或复发;双肺多发转移瘤;肝脏多发转移瘤,行射波刀治疗。为进一步明确病理诊断,确定治疗方向,进行美国肿瘤专家会诊。

  经美国大通福克斯肿瘤中心病理科主任Arthur S Patchefsky, MD的病理团队会诊,提示病理诊断:血管母细胞型脑膜瘤(血管外皮细胞瘤)。

  著名神经外科教授Charles Harrison Frazier学术继承人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神经外科主任M. Sean Grady, M.D.、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伽马刀医学部主任 John Y.K. Lee, M.D. 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头部肿瘤项目组主任Arati Desai, MD等组成的专家团队提出了会诊建议:

  1、如出现新发或局部复发的特异性症状,可考虑进一步的姑息性立体放疗手术(如射波刀)。

  2、基于患者的状况及脏器功能,姑息系统治疗方案也可考虑。如能进行Octreotide评估手段。

  3、关于系统治疗的建议。

  4、关于深入治疗的建议。

  会诊后美国专家团队具体治疗方案的在患者选择的医院中得到顺利实施。

  相关介绍:血管外皮细胞瘤是发生在周细胞的一类罕见肿瘤,周细胞属支持性细胞,常见于血管壁。该类肿瘤可发生于全身,特别是下肢和腹膜后。此外,血管外皮细胞瘤还可发生在脑膜,症状与脑膜瘤相似,尤其是血管瘤型脑膜瘤,但该类肿瘤更有侵袭性及更容易复发。该类肿瘤复发治疗的手段有外科手术治疗、放疗及相应的化疗。

国际肿瘤会诊业务咨询联系人:周老师
    电  话:010-51128557